最新地址 tactrainer.com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
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喜欢的一个少妇是小姐

喜欢的一个少妇是小姐


喜欢的一个少妇是小姐

我和太太还是象一杯白开水,不咸不淡地过着。偶尔她的手机想起,一两声就断了。我也曾偷偷看过,这是些陌生的电话。我不由得担心起来。以前,我要带着孩子出去,她总是要和我在一起。但有段时间,她总是找借口,不和我在一起。

  偶尔的闲谈中,我发现她对有个男人家中装饰情况比较,我更加疑心了。我相信,她和这个男人之间有些什么,虽然不一定是性的关系,但肯定是比较亲密的。但我没有证明据,也不想去找什么,我太累了,不想再折腾。只是偶尔含沙射影地告诉她:“如果她和别的男人有了关系,那只有离婚一条路。”

  也许这是男人的通病吧,我这样做了,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她呢?太太肯定也不想走到那一步,但我们之间的交流更少了。

  我太太有一个爱好,每天都要摸着我的弟弟睡觉。常常摸得我性趣盎然,弟弟硬得不行。但我一摸她的时候,她就把我的手打开,然后说“睡觉”。很快她就睡着了,而我却在欲火中挣扎。

  一次,我去另一个城市出差,正好在这个城市我有个很要好的同学。两人相见分外亲热。喝酒相谈过后,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了。他请我去洗澡,我们便去了。

  这是一个暖昧的休闲中心,墙上满是丰腴赤裸的女人像,粉红的墙壁在幽暗的灯光下让人心神不定,一个个穿着超短裙和低胸紧身上衣的小姐晃来晃去,洁白的大腿和高耸的胸部让我不住凝视。

  洗澡上来,同学叫来了老板,让老板安排一下。一会儿,老板叫来了几个小姐。小姐一来,便坐在我大腿上,勾着我的脖子,丰满的奶欲最强的时候等等。

  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,当然这些事情,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。

  面对这样一个不幸的女人,我的心里升起了很多怜惜。我能做什么呢?只能在她不开心的时候陪陪她,劝慰她,我编了很多悲惨的故事说明还有比她不幸的人。一次,她的腿扭伤了,她的老公根本不问她,而那些网友听了也只是当时安慰一下就算了。我当时很着急,给她出主意,从她吃饭、睡觉、上卫生间等事情考虑到工作孩子。当时我并不觉得什么,也许我本来就是个善良的人吧。使她很感动。但当时她没说什么。以后,我见面的第一句话总是问她腿好了没有,给她找了好多养伤的资料发给她。

  很快她的腿好了。一天晚上,她说想让我看看她。我说好呀,很快我们用了视频连接。镜头打开了,这是一个丰满的女人,长长的卷发使她显得很诱人,因为是夏天,她穿着细细的吊带裙。我说她长得很漂亮。她开心地问我哪儿漂亮。

  我说因为她长得跟人民币似的。她迷惑地问我什么意思。我说她的胸很漂亮,象人民币一样坚挺呀。

  她乐得哈哈大笑,说我真坏。气氛顿时暧昧起来。我说,不过如果她把胸罩摘了,肯定没这么挺了。她说她根本没戴胸罩,我不信。她一边说着证明给我看,一边抬起屁股把裙子掀上去。她的胸露在我眼前,果然没戴奶罩,圆圆的RF很诱人。我已很长时间没亲近过女人,顿时弟弟就硬了。

  我告诉她,我弟弟硬了。她说她想看看。我说我没摄像头。她问我当时能不能出去。我说能。她说见面看,问然后就说了时间地点,就她马上去那儿等我。

  然后下网了。

  我知道她说话算数,说实在的,我也很渴望见她。于是我换好衣服,出门了。

  我来到约好的那路上,远远地看到一个丰满的女人走过来,并不住地左右张望,我确认那就是她了。

  她也认出了我,很开心地和我打招呼。我们靠得很近地散步。

  她的洗发水的香味直直地钻进我的鼻子里,好闻极了。她浑身散发出成熟女人的味道,走起路来,胸部一晃一晃的,还是没戴胸罩。我们慢慢地走进一个树林里,现在想来当时胆子真是大,根本没想到蛇虫什么的。

  到了树林里,她站定了,脸对我,借着月亮说要看看我的脸。我不由脸热了。

  我们相对站着,我只觉得口干舌燥,她的眼睛也迷离起来。我们都不吭声,但我感觉到情欲在我们身边很快升腾。我们几乎同时把对方拥进怀中,她浑身一颤,深深地呼了口气,很陶醉。我不由分说,吻住她的唇,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动,她也热烈地回应,更强烈地吻我。

  我隔着吊带的裙子揉着她的胸,她很快呻吟起来,她把裙子掀上去,说,“舔舔我”,我一手捉住她的胸,含进嘴里吸吮起来。她不停地呻吟,轻声地叫着。我用舌尖不停地撩拔她的RT,吞进吐出,用嘴唇包着不停地转着圈。

  把她胸挤到一起,一下含进两只RT,用力吸,向后拉,然后猛地松开,看着弹回去。

  我的弟弟更加涨大。她说:捏我。我捏住她的RT,轻轻地捏。这让她更兴奋了,她说我喜欢这样,又疼又爽。我把手伸进她的底裤下面,底裤已经湿了一大片,连腿上都流了水了。

  她解开我的裤带,把我的弟弟掏出来,然后,猛地蹲下,一口把我的弟弟吞进嘴里。我爽得浑身一颤。惊呆了。从来没有女人把我的弟弟吞进嘴里过,那种感觉真爽。看着她的头在我的裆部一伸一缩,感觉她的舌头在我的弟弟上缠绕流连,在我的最敏感的头头上吸吮,她深深地把我的弟弟吞进去,又慢慢地放出来,我快要爆炸了。

  我说,我不行了。她赶紧放开我。低低地说了声“插我!”我从没有过在野外作爱的经验,不知道怎么插。她笑道“呆子”然后,弯下腰,把底裤脱下扔在地上,叉开腿,我明白了。我站到她身后,她拉着我的弟弟就插进去,然后把我的手拉到前面,我捉住她的胸,她两只手勾着我的屁股,说“开始。”

  我一下用力,狠狠地刺入她的最深处,她大叫一声,那声颤抖着拉得好长,最后声音还飘了上去,我知道,她很享受,我慢慢地抽出,又慢慢地插入,我很兴奋,也很紧张,感觉一阵阵热流要从弟弟里喷出。我控制了一下,渐渐地加快了速度,不停地抽动,听着她YD里发出扑兹扑兹的撞击声,这声音又和着她粗重的喘息和忽高忽低的呻吟,让我头都快晕了。我说“不能叫呀。”她说“我也不想叫,但控制不了,这已经很小了”。

  也许是紧张,也许是许久没做的原因,很快我喷了,那一刻,我死命地用弟弟顶住她的花心,精爱太刺激了。我们坐在树林的长椅上说话,因为蚊子太多了,说了一会儿,她说回家吧。我们便分手了。

  【完】